電郵

  • Reignite

當我們反對暴政的時候,我們到底在反對什麼?



警察和林鄭,都代表了誰?


自六月以來,香港洶湧的民意沖刷著每個人的內心。這不是政府毫無誠意的「協商」、黑警持續性的煽動暴力就可以平息的浪潮,這是廣大民眾對這個已經完全失去認受性的政府發出的反對的吶喊,是長久以來被大資本家壓制和剝削的中下層階級人民為了爭取權利、改變香港自九七回歸以來不平等的政治經濟結構所付諸的行動。


然而就算香港人齊上齊落,完成了六月兩場百萬人的大遊行,這個代表著大資產階級利益的政府依舊冷漠地無視了民意。一句「壽終正寢」遠不代表「撤回」,更不代表著對香港人政治主體身分的確認,更何況這數月來對五大訴求的完全無視,黑警肆意地對遊行示威者使用武力甚至與黑社會同流合污,種種跡象都表明林鄭政府本身就不具備治理香港的合法性,也沒有能夠治理香港的能力。林鄭政府的名存實亡讓香港陷入了無政府狀態,而他們在毫無民眾支持的時候便只能依賴中央政府的威權、暴力的執法機構配合宣傳機器來破壞香港的法治與自由。


好在這次運動並沒有止於林鄭政府的謊言,香港人爆發出了驚人的毅力和韌性。整個六、七月,無數的青年學生、知識分子、各行各業的職工甚至公務員、金融人士都站出來為香港的明天而奔走呼號,整場運動也遠沒有到偃旗息鼓的時候。此刻,我們都應當清醒的意識到,林鄭並不只是一位技術官僚,她背後是代表了大資產階級利益的專制政府;香港警署也並不僅僅是一個執法機構,而是資本家用來鎮壓中產和工人階級運動的武器。我們在運動和鬥爭時需要認識到,我們反對的是大資本與政府合流攫取香港社會經濟發展利益,剝削中產階級和基層人民的險惡用心。


經濟民生問題的政治化後果


回歸後香港社會先後經歷兩次金融風暴的衝擊,產業空洞化日益明顯,基尼係數爆表,貧窮人口不斷增加。特區政府只依靠國內外湧進香港的資金及其所帶動的投機炒賣活動維持本土經濟增長,而這種發展方式本身就隔絕了絕大多數不具備階級地位優勢的香港人。現時的香港社會,一方面是以各大集團和家族賺得盆滿缽滿,另一方面,卻是驚人的貧窮。很難想像,這個亞洲最發達的經濟體內,還有六十萬人生活在貧窮線底下,大部分住在板間房裡。六大家族操縱著社會經濟的命脈,賣地收入成為政府的主要財政來源,其大資產階級身分也因其分外傾向商界而愈加明顯。而這些大財團,也早已通過自身的資本話語掌握著政治決策的走向——六大地產商的董事,在政府各個法定諮詢組織裡擔任要職,在政府法定機構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所謂的林鄭政府,早已不是香港人的政府,只能是「資本權貴們」的政府。


除此之外,香港的GDP有接近一半是由金融、地產及其相關行業創造的,這些行業占據了香港大部分的企業利潤。而房地產和金融資產絕大部分都集中在超富階層的手裡,一般人很難染指。資本密集型的金融資產和房地產在收入再分配的過程中,越來越居壟斷地位,而香港又缺乏相應的稅法和再分配機制去平衡收入差距的嚴重失衡,只知道一味地迎合壟斷資本的利益,把重商主義與大資產階級的剝削發揮到了極致。如果資本越來越壟斷收入再分配,勞動力要素就會越來越被邊緣化,所謂的階級跨越和基層人民生活質量的改善就會離殘酷現實越來越遠。可以說,運動至今和反對政府聲音的不斷湧現,都是經濟民生問題的政治化結果。


如果說基層的工人們忍受著極差的工作條件,拿著極低的薪水淪為階級壓迫的受害者,那麼林鄭政府顯然也沒有對廣大的中產階級有任何的同情與憐憫之心。這些廣泛分佈在醫療、律政、教育等行業的職業工作者,卻從來沒有被好好地對待。儘管他們繳稅最多,占人口的20%至25%,並占合資格選民人口的1/8。樓價屢創新高,都是由中產階級去購買和承受。香港經濟蕭條、財政虧損時,中產又為政府買單。在以往的觀念裡,中產大多理性、務實,加之工作忙碌,不熱衷政治、不會上街去做太多情緒化表達,而成為「沉默的大多數」。可在這次運動裡,我們能看到各行各業的中產們站出來遊行、集會、罷工,更說明了林鄭政府與大資本合流的剝削、對勞動人民的漠視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正如托克維爾所說,沒有經濟、社會的平等,就沒有真正的政治民主。當我們去爭取打破資本壟斷的鎖鏈時,我們必須對林鄭政府的性質和所代表的利益階層有清醒和明確的認識,而不是只停留於對其個人和個別現象的抨擊。只有當我們的目標與話語觸及到了香港深層次的政治經濟結構,香港人的奮鬥與努力才能真正見效,這次運動也才能有超越一條惡法的深淵意義。


全行業罷工的不合作之用


雨傘運動看似是對真普選的呼籲,其實本質的內容與這次運動無異。縱然占領道路、破壞公共秩序有一時之用,但它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沒有把運動的落腳點放在更廣大市民的參與上。8月5日已有全港各行各業的大罷工,我們認為,這種全行業罷工的不合作運動是未來運動的一個出路,也是廣大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對抗林鄭政府最有力的手段。


由於香港人始終以對工作充滿熱愛,勤勉奮鬥而著稱,我們似乎很難想象「罷工」能夠得到民意的廣泛支持。但是,當我們去探究這種「愛崗敬業」的根源,才會發現這不過是壟斷資本與政府合力編織的謊言。專制政府和大資本家長久以來對香港基層百姓的欺騙與蒙蔽體現在:讓人們認為自己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實現階級跨越,卻又通過讓資本滲透進社會的方方面面來徹底的異化和控制勞動者;讓人們認為只要安分守己日子就會變得好過,卻又通過各種手段炒高房價轉嫁負擔;讓善良、勤勞的香港人才會一直對資本權貴和他們那一套社會規則惶惶而不可終日,不敢提出反對的意見,卻不在社會階級與利益上給香港人一點點的共享。破除對「敬業」的服從與逆來順受,是香港人真正解放自己的第一步思想準備。


而罷工,便是把這種聲音傳遞給港府和其背後的中央政府的最好的手段。工人群眾能夠癱瘓香港基層的經濟與發展,讓貨物貿易無法運轉、房地產停滯,大資本家們沒法再坐享其成;基層員工們罷工能夠讓港鐵停運、機場停飛、巴士拒載,林鄭政府引以為傲的香港速度將會被徹底遏住咽喉;金融菁英們罷工能夠讓香港的金融與房地產業受到重創,這些行業背後的資本家們也會因為這種秩序的中斷和停擺而大大受挫;醫療、教育甚至是公務員的罷工可以使得香港主流生活的方方面面的話語權重新回到民眾,讓企圖維持政權穩定、懼怕變革的政府徹底喪失香港的管制權。而這一切,不用讓任何義士犧牲,也不用讓任何真正愛港的人士活在警察暴力的驚嚇之下,我們只需要通過罷工,就能讓不合作之用發揮到極致。


另外我們也應當注意,香港政府和輿論機器還是會通過各種方式恐嚇和譴責罷工者,用暫時的經濟利益收買,亦或是用威脅的方式破壞這種不合作運動的根基。這時我們應當慶幸,因為他們開始害怕了,他們越害怕的,就證明我們越擊中要害,就越要堅守住原則,用持久戰的方式和他們作鬥爭,用持續性的罷工和動員來粉碎他們的陰謀。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林鄭政府淪落至今並非我們步步緊逼,確是他們自己自作自受。當骯臟的資本淌入這個政權的每一個角落,當本該代表著香港人民意的政府徹徹底底的淪為壟斷資本的囊中物,香港人必須行動起來創造明天。暫時對公共秩序的破壞是破除整個不合理的政治經濟結構的必由之路,抗議和反對現有的階級關係也必須通過對壟斷資本各個環節的癱瘓來實現。今天不工作是為了明天擁有薪酬更好、待遇更優的工作,今天不合作是為了明天香港實現真正的平等自由民主所進行的合作。唯有如此,光復香港才具有它呼喚基層經濟民主的真正價值,時代革命才被賦予了從選舉民主等自束手腳的框框裡面解放出來的歷史意義!最後,我們不是不要選舉民主,而是選舉民主必須有強大的基層力量來做後盾,必須讓基層群眾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政治和經濟性罷工來鍛煉自己,提高民主和民生訴求,才有實質意義。


文|穆民

圖|Tang Yan

日期|2019年8月6日

本文為「關於政治罷工,我們想知道什麼」專題文章,點此閱讀專題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