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郵

「反送中」專題II:

關於政治罷工,

​我們想知道什麼

2019年8月5日更新

代序言

「以罷制罷」——香港社會早被林鄭政府癱瘓

 

編案:

      香港民衆呼籲全港8月5日進行罷工、罷市、罷課,促使政府回應民衆五大訴求。值此三罷在即之際,我們組織這一簡短、「散打」的專題,從不同面向回應「關於政治罷工,我們想知道的一系列問題」。專題將包括:

  • 陳詩韻〈代序言:「以罷制罷」——香港社會早被林鄭政府癱瘓〉

  • 龍少爺〈香港政治罷工史〉

  • 潘毅〈政治性罷工的歷史意義〉

  • ​穆民〈當我們反對暴政的時候,我們到底在反對什麼?〉

  • 馬粼曙〈羅莎・盧森堡罷工理論對香港反抗運動的啟示〉

  • 懷火專訪〈訪談工黨區議員麥德正:罷工不只是罷一天〉

  • 懷火整理〈向左翼行動者提問:反送中罷工的希望與絕望〉

----------------------------------------------

「以罷制罷」——香港社會早被林鄭政府癱瘓

     此起彼落的遊行集會、聯署登報,甚至有市民絕食死諫,香港政府都不為所動。因《逃犯條例》引發的大型社會抗爭已踏入第三個月,不少工會及打工仔將於 8 月 5 日自發發起罷工,希望以經濟手段促請政府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工聯會譴責示威者企圖以下星期一的罷工癱瘓經濟。事實上,林鄭政府的罷工早已癱瘓了整個香港社會。工聯會對此卻視若無睹。

 

      面對《逃犯條例》引起的政治危機,特首林鄭月娥罷工。

 

      面對 7 月 21 日元朗白衣人暴動,令數十名市民受傷、全城恐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罷工。

 

      面對新界官地大規模長期被強佔以及村屋潛建問題,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罷工。

 

      面對香港大斷擴大的貧富懸殊、「派四千蚊」的混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罷工。

 

      面對氣候危機,環保局局長黃錦星罷工。

 

      其他政府主要官員的長期罷工行為不能盡錄。

 

      大部分前線公務員的努力,市民有目共睹。然而,問責官員一直逃避市民,偶爾只在網上發表文章。他們真的了解市民需要嗎?對,香港政府有諮詢市民的慣例。早在全民退休保障及土地供應問題,林鄭月娥表明不會把諮詢意見及專家建議「照單全收」。《逃犯條例》再一次證明聰明絕頂的林鄭月娥再一次力排眾議,為了向北京「交功課」,不惜押上香港的前途。由董建華到林鄭月娥,香港市民已認清我們的困境源源政治權利失衡。日前(7 月 30 日),林鄭月娥在禮賓府宴請商界,清楚向香港社會表明,政府眼中最看重的除了北京以外,就是大財團。不要以為自己是大學教授、大律師、醫生、建築師等社會菁英,意見會被尊重,我們基層市民就更不用妄想政府會聆聽民意。我們都是被政府無視的 99%。防止政府任意妄為,民主普選不能一拖再拖。

 

      有別於經濟罷工,政治罷工談判的對象是政府,針對的是政府的施政。不少市民都要求:撤回《逃犯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 6.12 暴動定性;撤銷對示威者的起訴;實行雙普選。(無意代表任何人,如要提出質疑,請支持就以上訴求進行公投。)政府對和平的表達手法置若罔聞,甚至將責任推向警隊,期望暴打市民、濫捕濫告就能解決問題。市民無可奈何地將行動升級,以罷工,以至罷市及罷買向政府施壓。

 

      關心 8 月 5 日罷工影響經濟的市民,為何忍受昂貴租金、微薄的工資,卻不願要求不負責任的政府解決政治及經濟困境?無可否認,罷工必定會引起一般市民生活上的不便。請接受我們真誠及謙卑的道歉。可是,請屬建制一員的工聯會用「有建設性」的方法讓我們正在「罷工」的政府正面回應市民訴求。

----------------------------------------------

本代序言原載於「立場新聞」(8月2日),經作者授權轉載

文|陳詩韻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後研究員)

圖|Trim

日期|2019年8月3日